跟随上师拉仁活佛的11天

发布时间:2016-04-17 15:32:00 点击:


     终于到家了,打开家门心里不免有一丝惆怅,桃子发霉了,桌上半个柠檬走的时候忘了放冰箱里,干枯了,也长毛了。放下包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些发霉的东西处理掉,然后重重的把自己摔在床上,调整一下心情,给关心我的好友发了平安到家的信息,感谢他们这段时间来的关心,让我感受到了这珍贵的友情!
时间过的好快,没觉得什么怎么就一下过去了11天了,跟着上师和那些金刚师兄在一起,真的好开心,让我从一个带着郁闷出门一心想去寻求解脱的人带着满怀的喜悦回到了家里,心里充满了法喜,感谢上师这十几天来对我慈悲的关怀和开示,帮我解开了很多的迷惑,他像父亲一样关心着我又像母亲一样洞察着我的心思,想着上师牵着我的手,¬抱着我的头,心里真的有说不出的感动,上师的慈悲心感动着我们每一个弟子,所有的弟子都喜欢围绕在上师的身边,听他传法,听他给我们开示。 回忆一下这十几天来的经历,这段经历也许这辈子不会忘记!

     09年7月22日下午5点的飞机到达成都天已经快黑了,打的到了武侯祠,上师已经在瑞信商务酒店等我们了,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五湖四海的师兄们都已经到了,大家一起场面好热闹啊,我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我也感受着他们的喜悦,上师说早点休息,明天4点钟开的班车出发去阿坝县,正常情况下坐汽车12个小时才会到。但是大家难得相遇很开心地说话,也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到12点才开始陆续的去睡觉,不知什么原因我一时睡不着,刚迷迷糊糊就发现大家已经起床了,我也只能起床稍微洗漱一下。

  7月23日早上4点钟雨好大啊,我们二十几个师兄上了班车出发前往阿坝县,5点多到了都江堰的收费口却被告知映秀塌方不能前往,这是前往阿坝县的唯一通路,这真是我们的业障啊。等待的汽车渐渐排起了长龙。上师打卦说没关系会通的,我们就只有等待,警车不停地来回开着,不停地用高音喇叭告示道路要3天后才会开通,劝回等待前行的人们和车辆,10个小时过去了,下午时车辆渐渐都原路返回了,到下午3点时开来二辆救护车停在我们的车前,上师前去察望,回来悄悄说车里的人已死了,并说马上要通车了,向王师兄要了些甘露丸放入那个亡人口中,并为其念经。到了下午3点15分,只见所有的在路边抽烟的机司纷纷冲回自己驾使座,哇,路真的终于通了,真神了!(后来问上师如何确定马上要通车,他说来了这个亡人啊。呀,我们闭关过15年上师就是不一样,顶礼上师!)我们都欢呼雀跃,汽车一路前往映秀,汶川,。。。看着那些5.12的地震灾区,我的心在颤抖,虽然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是那些地震遗留下来的场景还是触目惊心,岷江的水汹涌地翻滚着,山上一点绿色都看不见,山石全部沙化了,好象被抖松了,随时都有塌下来的可能,我们一路开一路看见塌方的地方有人在随时清理,据司机说,因为一直不断的在塌方,清理人员已经很有经验了,但是因为不断塌方,人员也不断的在伤亡,失踪。我们一路念往生咒来超度那些亡灵,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穷山恶水了,为什么会这样这也是人心造成的,是业力的体现啊!这里的司机者很有经验,在这样的一半山路一半悬崖弯曲令人胆颤心惊的小道上居然可以开到90码的车速。晚上8点钟便赶到理县,大家吃饭方便,回到车上后都昏昏沉沉睡去了,汽车颠簸的很厉害,我怕自己从座位上摔下来,紧紧的抱着座椅,睡睡醒醒,醒醒睡睡。

      7月24日,刚过12点,我被一阵难过弄醒了,头好痛哦,胃里也翻腾着,高原反应终于来了,赶紧拿着口袋吐,到了凌晨3点半终于到了阿坝县沙尔岗寺宾馆时,我已经吐了3次了,一下车,门口站满了迎接我们的僧尼,其中一个中年女尼特别引起我的注意,觉得她慈祥又美丽,好庄严,我喜欢看她,但是我头好痛,好冷,五脏六肺在翻腾,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到3楼,捡了个房间冲进去继续去吐了,然后扑到床上象死去了似的睡了,6点钟又被叫起来,这儿的海拔在3200米以上,与无锡相比我们现在相当于在天上生活。夏天的高原冷得彻骨,与海拔高度相比这冷似乎也是合理的,但令我们这群习惯在沿海地区的身体难以适应,只能翻出包内的所有衣服穿在了身上,王师兄把睡裙都穿上了还在叫冷。7点钟我们坐车到了阿坝尼姑寺,完成我们此行的唯一目的------接受色纪大活佛的大威德和大白伞盖等的大灌顶。寺院为了我们的灌顶做了很多准备,请了会汉文的大堪布做翻译,请摄像人员为我们摄像,做了藏餐,还为汉民临时做了个帐蓬式厕所。。。。。。最幸苦的是我们的敬爱的上师了,事先多次求色世大活佛为我们这些还不具备灌顶资格的汉地弟子一个特殊的灌顶,上师承诺承担一切后果后,寺院终于答应了上师的请求。确定好时间后上师从云南赶到成都做准备,购买了象锦缎似的很贵的布料、佛象作为我们的供养,准备了各种提出需要的材料,还要联系好我们的住处,去阿坝的包车等等。可怜我们对灌顶准备工作一点都不懂,一点都没能帮上忙,真要说一声对不起。因为高原反应,我一直好难受,头痛,一直不断的吐,但是我一直坚持着,这是一次难的机会。好神奇,当灌顶完了,我也不吐了,头也不痛了。中午去那个中年尼姑住的地方吃饭,知道了她原来是个空行母,一个真正的空行母,且是这个寺院的主管,她的父亲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活佛,以前曾和我们的上师在一起坐过牢,以这个多年前的因,才有我们这次灌顶的果,真是因果不爽啊!冥冥中好多事都已定下了,顶礼上师们,感谢他们。空行母给做了人参果米饭及其它藏餐,这是他们最好食品,王师兄说这是营养价值很高的食品,大家又多吃了几口。我说不出任何原因更喜欢看她了。晚上从云南开车过来的金师兄请上师们和师兄吃晚饭,因为头不痛了,肚内的东东都吐光了,食欲大开,吃了好多回到宾馆。在装璜精美庄严的佛堂式客厅,灌顶后的所有金刚师兄盘坐在上师周围,专注地听他讲法,师兄们还提出了许多学法当中的问题请教上师,大家都兴备不已,和僧尼合影留念。我的眼睛一直跟着那个空行母转,后来我憋不住了,前去告诉她喜欢她,她也好高兴并拥抱了我,一直握着我的手,上师看见了也很开心,说她是一个了不起的空行母。

图片说明:上师拉仁活佛和阿坝寺院的活佛和空行母,图中右边的是尼姑寺的主持,汉文名叫杨坚。

     25号早上准备坐汽车回成都时,突然被告知汶川的一座叫“彻底关”的大桥在凌晨2点多被山上滚下来的石头砸断了,5辆车子掉进了水里,回成都的必经之路也“彻底关”掉了,我们被困在了阿坝(我心中有些窃喜,真是天留客,我本来就想多住几天,想着自己的自私不禁念了几句嗡巴扎萨埵吽忏悔一下,不过那个大桥的名字太搞笑了,它难道有神通,知道自己要被关了!!)有几个师兄要急着回去上班,上师决定转道从九塞黄龙飞回成都走,阿坝的活佛把他的车子全部让出来送我们到松番。临走时,我握着那个空行母的手,她说,“你一定要来,住一个月,半年,一年都没有关系”,我紧紧地抱着空行母不停地道:“我会来的!会来的”。下午3点多,我们把湖南的师兄送走了,把上海的师兄和无锡的几个师兄也送走了,只有我和王师兄、姜师兄跟着上师返回去红原,郑师兄及儿子、杨师兄、李师兄及父母去游历他们梦中的九寨去了。我们在上师的家乡红原住下,准备经兰州回来。  




   26日在红原玩了一天,上师带着我们吃藏餐,饮奶茶,喝酸奶,看草原,那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走过的地方,在那个地方牺牲了多少的红军战士,我们去看了红军纪念碑。草原好美,一望无际,再配上那个蓝天白云,真是美不胜收。下午去了上师的弟弟——红原县的县长家里吃下午茶,到了晚上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拉仁上师的一个上师——红原县最有名的成就者大活佛裘尼多吉居然会赶来和我们见面,他传给了我们百字明,六字真言,一吉佛母,格萨尔王等佛法,还用哈达帮我们祛病,把我们肚子里不好的东西利用哈达吸到他的嘴里并吐出来,真的好神奇,据说他帮人家看胆结石病只借助一把剑就可以把病人的胆中结石取出来且没有伤痕,他在红原是最有名望的,曾坐过20多年的牢,关于他很有多传奇故事,当地人人都认识他,上师也说他是个“怪人”,的确不错,早上当我们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真是很怪,独来独往,琢磨不定!我好兴奋,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福报!还是要感谢上师!

    27日我们来到了诺尔盖大草原,我们与去九寨沟的3位师兄约定在这儿会合。 诺尔盖大草原是一个世界闻名的美丽的大草原,一眼望去牛羊成群。遍地不同颜色的小花,我喜欢这样的大草原,放眼望去,蓝天白云下面严然一块柔和碧绿的“大地毯”,就一个字“美”。让人心旷神怡,享尽眼福哇!

      28日早上六点从诺尔盖乘车去甘南的合作市,合作有个上师的弟子仁青草,她带我们去了合作的草原,坐在蒙古包里吃着手撕羊肉,牛肉,酥油饼,。。。看着外面的天一会儿阳光灿烂,一会儿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雷电交加,一会儿太阳又出来了,着实体会了一下天有不测风云,人又旦夕祸福的感觉,也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常!

      下午我们去了当地有名的九层佛阁,点了酥油灯,里面有数不清的各种佛像,每个教派的都有,看了我们的本尊大威德,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爬上第九层要下来的时候我的膝盖弯也不能弯,王师兄在下面搀着我,慢慢的挪下来,好不容易从九楼下到地面,一出寺院大门,咦,我的腿好了,一下子心情也好了,所有的郁闷全部没有了,身心一下子好轻松,我觉得我自己就像个小孩一样,蹦蹦跳跳好开心哦,看看时间还早。郑师兄建议去看上师30年前主持复建的经堂,里面供有金刚手双修佛象,此经堂虽不大,但对周围及西藏的大活佛们来讲有特殊的意义,当他们有障碍时都要到这经堂转经,就象充电一样。此经堂文革中被拆除,开放后班禅大师和贡唐大师指示,必须寻一金刚手菩萨才能修建这个经堂,后来找来我们的拉仁上师。当时曾有一奇事发生,那一晚上师在前往经堂的路上车坏了,在下车等待时,远处有一光团闪动,上师前去从地里捡了一个金质的金刚手菩萨佛像,众人惊叹,此经堂非拉仁上师建造不可了,这是缘啊,这个金质佛像目前装藏在经堂佛像中了。听了去年去过经堂的王师兄的介绍我们更想去了,都说彻底关大桥不断我们也不会到此,现在机缘成熟了,大家应该去了。上师也同意了,我们包车前往,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顺利到达。到了上师经堂的山下,车开不上去了,我们只能停下爬上去,当我们打开车门,哇,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好香,那些草木都散发出香味,真的好神奇,怎么会这么香呢?上师说这是一座神山,经堂除了高僧大德必要时来会开门,平时只有山下寺庙供水供灯的管理僧人才能进入,但是在经堂外转经的人常年不断,藏民相信这儿的加持力,老远地方的人也到这儿来住上十天半月的,发愿转几万次经的人也很多的。山不高,但是我觉得爬的好累,特别是刚开始爬的时候总觉得腿抬不起来,原以为就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没想到还有人和我一样,也许是我们业障深的缘故吧。爬到顶上香气盈满中兰天白云下绿色丝绒似的山凹中现出一座小小的红色建筑,周围有许多人拿着念珠在悠然迈步,这如梦幻般的一幅清静安祥的图画突然映入眼中,一瞬间我不敢挪动,怕一下子这图会如梦般消失,等师兄们都欢呼跑下去时,我才定下神来一同前往。那个经堂一般不开的,不知何故我们去的时候门正好就开着了,我们又点了酥油灯,然后围着经堂转了几圈,上师说这个功德很大。上师经堂造好后就立即离开了这儿又去别处闭关了,20多年想必人也换一茬了,由于要赶着回合作,上师不想去惊扰以前的一起造经堂的人们和下面寺院的主持,说一联系上他们今天就走不了,只是带我们去看望了住在经堂前看护经堂的一个老尼姑,八十几岁了,上师说他建经堂时她就在那里做尼姑了,我们都供养了她一点钱,下山的时候脚步格外的轻松,心情也好的不的了,当我们走下那座山回头再看的时候就是觉得它更神奇了,就是一座神山。离开了那座山,就闻不到那种味道了,那种味道就只有那里有,不可思议!在返回的路上大家不言不语,回味着那个扑鼻的香,凝望晚七八点时还挂在天空中美仑美奂的晚霞,怒放的云朵看得你忍不住想伸手摘一朵带回家,似着远近的地里的花草,大家都说以后还要来这儿住上几天。晚上我们就住在仁青草家里,吃了一顿标准的藏餐。 

      29号早上6点钟我们起床,包车去甘南夏河著名的拉卜楞寺,好雄伟的一座寺院,围着寺院转一圈就要45分钟,上师带着我们去供了护法,拜了佛,点了灯,转了数不清的经轮,爬上贡唐金塔顶照相,看到许多藏传佛教的建筑,在晒佛的地方晒太阳,然后围着拉卜楞寺转了一圈,藏民叫转经。拉卜楞寺是上师以前学习工作过的地方,一定还有更多关于上师的传奇,等我们以后慢慢寻来写出来吧。2点半我们乘车赶往兰州。

      在兰州黄河边住了2天,兰州的皋兰山是第一高山,海拔2100多米,从山上可以俯视兰州全貌,与兰州的师父的新弟子一起在山顶上放了宝瓶,游览了五泉山公园,和白塔山公园,在黄河水中洗了脚。所有的开销都是兰州的师兄包了,连火车票都是他们买的,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一路走来尽管有些师兄有高原反应,但听到了闻所未闻的传奇故事,看到了上师以前生活地区的风貌,切身感受到当地人们的风土人情,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美丽风景,最重要的我们得到了以后生生死死都会受益的大灌顶,真是太有福报了,与此相比,有一点高原反应也不什么大不了的,真是太值了!